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观点理论

“未按”有乾坤

时间 2018-07-05 来源 成都市人大常委会
[ 字号大小:]
  在有的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会议表决有关事项中,存在个别代表、委员未按表决器的现象。怎么看待这种个别现象呢,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按道理,表决键的设置很科学,也给了选择的空间,共为赞同、反对、弃权。赞同就赞同,反对就反对,既不想赞同也不想反对,也可以弃权,完全可以表达自己的意愿。但偏偏出现或存在一种未按,而且在显示屏上显示出来了。应该说,只要人大采用电子表决方式,就可能出现未按键行为。对此现象,有的态度鲜明,坚决反对,理由是到会就应该履职,不按键是一种不作为。也有的不支持但表示理解,法律和议事规则并没有明确对“未按”表决器作出完全反对的规定,未按键的行为虽然不妥但并没有直接违反议事规则。还有一种意见是,这不算什么大问题,既不支持也不反对,随它去,理由也很简单,个别人按不按键的行为是人家的自由,而且不影响大局,不必大惊小怪。
  笔者一孔之见,“未按”内含乾坤,需要细细研究。对个别未按表决器的行为,可以进行制度应对,但是要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高高举起,就是修改完善议事规则,明确规定人大代表或常委会组成人员,必须按键、不能不按键,并在每次表决前,由主持人予以强调。轻轻放下,则是针对出现的未按表决键的现象,过了就算了。这样做的目的,既表明不支持的态度,又表示充分尊重代表或委员主体地位。因为未按键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可能是不小心按的力度不够的原因;有的可能是注意力不集中忘记按键;还有的是有意不按,反映出心态复杂的情绪,有实际上反对或弃权的意味。若是作为纪律和规定要求,硬是让其按键,恐怕容易激起逆反,结果可能不是反对就是弃权,这种效果显然也不是很好。
  因此,个人认为不按键,虽然是不履职或不准确履职的行为,但属于思想认识问题,只要多做思想政治工作、多沟通、多联系就可以解决。而且往深里看,相信这种不按键行为虽然不好但潜意识里释放的是一种颇为矛盾的善意,只不过这种善意由于不按键的突出性而容易被忽略,对此保持一种宽容也许效果要更佳些,更有助于代表或委员反思、改进履职。而且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保持既严肃又相对宽松的氛围,也许更利于人性的更好舒展和人的全面发展。从个别代表履职的视角来看,是不是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代表表达意愿的渠道更多、方式更畅通了、空间更大,也许更有助于代表作用的发挥。
  当然,个别代表、委员不按键行为,绝对不能提倡,但问题出来了,应对的措施也不宜反应过度。对于基层人大工作机构和工作人员而言,与时俱进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每开一次会、每出现一次未按键现象,最好是从中、从自身找找原因,反躬自问、反求诸己、举一反三,多问几个为什么,办会是不是还有疏漏、有需要完善之处,办事是不是还有缺失、有需关注细节的地方,办文是不是还有进一步精准、到位的问题,征求代表、委员的建议意见是不是还不够、不深入呢。通过反思,总结工作,进一步改进服务、改进作风、改进措施,把办文办会办事的工作做得更细、更深、更实、更好,为代表或委员到会履职、履职到位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保障,让个别代表、委员更满意,使不按键的现象昙花一现,最终消于自然。
附件:

分享到

[打印关闭]

相关新闻

意见选登

我来说两句

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 匿名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