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外事侨务委员会>议案建议办理

关于“十三五”时期四川加快“一带一路”建设的建议

时间 2019-01-30 来源 省人大外侨委办公室
[ 字号大小:]
  一、“十三五”时期我省“一带一路”建设面临的外部形势
  “十三五”时期是本轮全球经济危机深入发展的关键时期。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到2010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再到2012年全球深陷经济衰退,本轮经济危机已历经近10年。据“权威人士”在2016年5月9日接受人民日报专访时提出的“经济L型走势要持续几年”的论断,结合国内外重要智库、高层研讨会的观点,预计最早在2018年、最晚在2020年全球经济危机触底并缓慢走向复苏。
  2016-2020年是全球经济进行深度结构性调整的痛苦涅槃的五年,也是我国“十三五”建设发展和全面小康的五年。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既有的西方主导的全球规则、格局、秩序不断被打破,国家和地区间利益分化组合频繁变化,使我省发展、特别是“一带一路”建设面临更大的风险和挑战:
  一是在世界上已有80多个国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基础上,欧盟(2016年5月12日)、日本(2016年12月8日)、美国(2016年12月12日)三个主要经济体拒绝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意味着WTO因协议书承诺失效和歧视最大制造国而已事实分裂,在主要经济体之间单边贸易保护甚至贸易争端将不断增加。近年来发展迅速的我省对欧盟出口、购并欧洲企业及知识产权,可能面临更多障碍和纠纷。
  二是新兴经济体将因政治风险和金融风险出现国内经济动荡和对华关系剧烈波动。一类是韩国等“政治上依附于美国、经济上依赖中国”的国家,由于在政治上进一步与美国立场接近,经济上逐渐失去中国的支持,其国内高度依赖中国市场的财团资本为避免中国的进口制裁将加快向北京、上海、大连自贸区乃至西部地区转移。另一类是印度等金砖国家和地区经济大国,由于国内金融体系高度依赖美元融资,在即将到来的美元新一轮加息中,难以承受国内美元资本外逃,无力偿付美元外债。为了本国货币贬值压力下保持币值基本稳定,印度(2016年11月8日)、委内瑞拉(2016年12月11日)相继采取废除本国部分货币的政策,其国内金融市场和经济运行出现严重紊乱。而这一趋势将在更多经济更脆弱的发展中国家重现。
  三是“三股势力”将在中国周边、尤其是西部边疆地区进一步活跃。2015年韩国出现首例“ISIS圣战者”,台湾被ISIS列为恐怖攻击对象,目前中东战局的演化趋势之一是向东亚地区、特别是中国周边更多输出恐怖主义。此外,“疆独”、“藏独”、宗教极端主义者的相互联动和问题国际化将成为今后几年遏制中国的重要手段。在中国加强国内安保的背景下,其最低目标是干扰和破坏中国的向西开放和“一带一路”战略。这对我省的安全稳定和经济发展形势造成严重压迫。
  四是人民币对全球主要货币存在急贬剧贬的可能性。自2016年10月10日至今,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6.7急贬至6.9。2016年12月7日,美国谷歌(Google)网站美元兑人民币报价惊现7.43,外汇网站XE也报出了美元兑人民币7.43279的新高,引起市场恐慌,这被认为是美国经济对人民币急贬剧贬提前进行压力测试。人民币急贬剧贬存在较大争议,因为中国虽然存在传统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但经济基本面仍然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相对于其他国家,缺乏单边急贬剧贬的基础。而人民币急贬剧贬的后果,一是与中国存在出口竞争和产业关联的东亚、东南亚国家货币将随人民币急贬剧贬;二是一旦人民币对美元、欧元、日元等主要世界货币贬值程度不一,将严重冲击部分发达国家的经济运行和社会稳定。在今后的几年间,我省企业、特别是外向型企业将面临这一汇率风险的冲击。
  五是中国、美国经济走向自循环。自本世纪初美国页岩革命为起点,油气化工产业回流大大降低了美国制造业的能源成本和原料成本,提升了竞争力,美国出现了部分自产自销的自循环能力。由此,美国进口增速在2012年后迅速下滑,2012年为2.93%、2013年降至0.09%,为近20年罕见。“全球生产出口、美国借款消费”的原有国际贸易模式和“美国创新、欧洲生产资本品、东亚生产消费品”的金字塔型国际分工模式,即将一去不返。随着国际贸易区域化、集团化,未来可能形成的是“加挂”模式,即由产业较为齐备、具有自循环能力的大国“加挂”部分发展中国家经济。随着中国对南海国际贸易航道的控制,工业门类最为齐全、国内市场潜力最为巨大、由科技创新和消除发展差距带来的投资机遇最为突出的中国经济也将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驱动、深度开发国内消费市场等,走向自循环。以自循环为基础,中国经济在“一带一路”战略下,通过让渡部分国内市场给其他国家、同时以产能合作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方式帮助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加挂”发展中国家经济。作为全球最大的工业国和大部分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经济的“加挂”模式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发展理念,对于许多深受经济危机冲击、深陷国内动荡的发展中国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二、“十三五”时期我省加快“一带一路”建设的策略
  1、加强涉外企业救济,帮助企业应对贸易纠纷、恶意违约、汇率波动乃至恐怖袭击等潜在风险
  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发展变化,今后几年中国企业对外贸易和企业“走出去”面临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既有欧盟等主要经济体对华反倾销等传统贸易壁垒、中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缘政治经济风险等的不断加大,又有恶意违约、汇率剧烈波动乃至涉外工程人身安全方面的潜在风险。总体上,中国与主要经济体之间还不存在直接的产业竞争,主要经济体的产业层级仍然高于中国,但两者的竞争主要在第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业务竞争,因此两者在第三国家发生的贸易摩擦将不断增加。
      虽然我省传统上外贸依存度相对不高,但近年来对外贸易和企业“走出去”增长迅速。在通过“蓉新欧”快铁增强对欧贸易的基础上,开拓南亚和中亚国家市场,成为新的增长点。因此有必要强化我省商务系统的贸易救济功能,制定和完善针对上述风险的预案,设立“走出去”风险补偿的专项资金,发挥政府指导下的企业协会作用,增强我省涉外企业抗风险的能力。
  2、加快自贸试验区建设,内联外引、分类吸收国际资本,带动周边贫困地区开放发展,促进内陆沿江沿边经济一体化
  2016年获批的四川自贸试验区是“一带一路”战略所构建的全球自由贸易区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四川自贸试验区主要是落实中央关于加大西部地区门户城市开放力度以及建设内陆开放战略支撑带的要求,打造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实现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这一定位明确了我省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服务贸易、交通枢纽、生态环境等方面对内陆开放格局的支撑作用。而要发挥好支撑作用,就要增强对周边地区的经济辐射服务能力,带动周边贫困地区的开放发展。我省地处“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的结合区域,但这一区域也是我国贫困县最为密集的地区,是经济塌陷的区域。让贫困县的特色优势产品走向世界,以开放和产业带动贫困县脱贫,是设立四川自贸试验区、补齐“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之间“短板”的重要但又容易被忽视的目标之一。内陆自贸区建设及脱贫实践,可以借鉴巴西玛瑙斯自贸区的经验。
  在对外经贸方面,重点加强与欧盟的经贸往来,加强对韩国资本的引进,加强与印巴经济的合作,加快在非洲的经济布局。在开拓东欧市场、深入对德贸易中,有必要注意德国在欧盟政治地位的变化,随着默克尔即将第四次连任德国总理,德国将成为欧盟的经济中心和新的政治中心,有可能改变允许中国企业在德国并购企业和知识产权的政策,实行贸易保护主义。而韩国政局的动荡,亦如台湾一样,会发生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和资本外流,西南地区也是韩国资本布局的重要目的地,应有针对性地加强对韩的招商引资工作。印度和巴基斯坦是重要的“一带一路”节点国家,虽然很可能陷入经济动荡乃至政治动荡,但仍有必要鼓励企业开展经贸往来和直接投资,加强与印巴的经济合作。非洲是未来中国产能输出、产业升级和经济跃升的主要支柱地区,我国将长期经略非洲、开发非洲,我省要“抢滩登陆”,加快在非洲的经济布局。
  3、积极开展民间外交,加强我省的对外政策宣示,主动结交跨国贸易伙伴区域
  在推动企业“走出去”、国际资本“引进来”的同时,积极开展民间外交。“一带一路”战略现处于“打广告”和“圈粉丝”的阶段,国家在诸多场合,如领导人访问、重大政府间国际会议、重要国际学术会议等,不断宣示“一带一路”的理念(如人类命运共同体)、倡议、政策等,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同。同时,通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016年开展的对孟加拉输电网建设项目、印尼贫民窟改造项目、巴基斯坦高铁项目、塔吉克斯坦至乌兹别克斯坦边境的高铁项目的贷款,为其他国家提供示范效应。与以往的通过经济援助“圈粉丝”的方式不同,“一带一路”战略的方式是理念输出和示范效应,而一旦越来越多的国家陷入经济危机,出于生存的需要,这些国家会主动要求融入“一带一路”。
  现阶段我省要积极开展“圈地运动”,通过友协等社会组织和友好城市等交往平台,大力推进民间外交,主动向目标国传播我省的文化传统和共同发展理念,展现我省建设“一带一路”的优势和政策,宣示与目标国省级层面的友好合作诚意,为即将到来的“一带一路”全球合作做好准备。
  4、整合做强电子商务和科技创新,围绕经济平台和科技平台,开拓发展工业服务和服务贸易
  除了陆上“一带一路”、海上“一带一路”,还有网上“一带一路”,这就是我国在全球互联网大会、G20杭州峰会上不断推动的数字经济。目前,中国在跨境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的应用领域领先全球并且在加快向外扩张,而电子商务在制造业产品交易的基础上,又集成了物流、金融、设计、咨询等服务业,形成“电子商务+”的平台经济。平台经济被认为是下一个阶段的主流经济形态之一,具有平台经济特征的还有各类交易所、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等,它们都可以衍生发展出现代工业服务和服务贸易的各个行业,因此做强平台经济,就抓住了发展工业服务和服务贸易的关键。
  因此有必要针对我省就行业发展行业的现有策略,积极做强电子商务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这两个经济和科技的平台,把整合我省“多、散、小、杂”的电子商务企业列入“一号工程”,培育具有全球业务能力的大型电子商务企业,大力发展“网上供销社”的电子商务。同时,利用我省的产业基础、科技资源、自然条件等,投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吸引人才入驻、成果转化、产业孵化,为科技创新增加原动力。

分享到

[打印关闭]

相关新闻